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KK/KT】欧忒耳佩之恋

KT;清水;关于音乐的恋情。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确认能接受再往下拉,靴靴。









--------------------------------------------------------------------



  好友阳子是一个死忠古典音乐迷。

  而我,泛泛而听,来者不拒。

   她一直以来很喜欢的一个钢琴家要开巡回独奏会,约我一起去看巡回的最终场,并向我保证:“杏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是吗?”我对古典音乐并不是特别了解,对这位钢琴家也只是处于略有所闻的程度,仔细回想着以前看过的有关他的信息,“我记得他好像是很帅的。”

  “对呀对呀。”阳子一脸痴迷,“光一君真的是最棒的钢琴家了,同代里再也没有比他更棒的存在了!”

 

          ♪

 

  为了去看独奏会做准备,听了阳子的推荐去做功课。

  果真如阳子所说,我已经深深沉迷无法自拔。无法否认这位青年钢琴家之所以如此出名,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非常英俊帅气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他弹奏的乐曲真的非常非常美妙——无论是浪漫优雅如肖邦第二协奏曲,亦或是热情洋溢如D大调回旋曲,又或是深情婉转如六月船歌,再者是华丽炫技如帕格尼尼大练习曲3——都好听到让人词穷的地步。特地去关注了他的推特,头像上的光一君紧锁眉头,嘴角绷成凌冽的角度,一脸不苟言笑,一如他弹奏曲子的时候那般严肃。他发的推并不多,很快就全部刷完了,内容全是与钢琴和工作相关,看起来颇为冷冰冰疏离凡尘。如果不是亲耳听过他演奏的人又怎么会相信,在对待音乐的时候他是如此的温柔而细腻呢?似乎是只有在面对钢琴的时候,才会把他深藏于心底的感情倾泻出来。

  阳子听了我对光一君的评价,笑嘻嘻地说光一君私底下是推特上完全相反的模样。

  “很可爱吧!”

   她在line上给我发了一些照片,看内容应该是和他私交很好的工作伙伴拍的。

  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光一君。

  似乎是在私宅中,他抱着一只可爱的吉娃娃,把脸半埋进蓬松的毛里,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比出一个V字;似乎是刚彩排完,他和工作伙伴一起做出好笑搞怪的动作;似乎是和朋友一起去居酒屋聚餐,一副穿着黑色运动服戴着鸭舌帽的私着,无奈笑着地拉低帽檐让他人拍下自己的样子。

  “不要紧吗?这种照片被流传出来不会影响到本人的形象吗?”

  “嘛嘛,既然是亲近的人发的,那应该有得到光一君的允许吧。再说了,看了这些反而会觉得离光一君不太遥远呢。啊,真的好喜欢他啊!”

   ……不,还是有很远的距离的吧。

  光一君那些模样平时根本不会对我们呈现出来。

   他不过是偶尔从云上之界下来一趟而已。确切的说……我们只是借由他人之眼得以窥见光一君另一面的真实罢了。

  我心里默默想着,看着满脸兴致叨叨念念的阳子,没敢说出口。

  总觉得这些工作伙伴并不是和他最亲近的人,那个位置,光一君会留给谁呢?


          ♪

 

  『今天是巡回最终场,特别邀请到了一位大家绝对想不到的嘉宾,希望今晚也能和各位一起愉快地度过。』

  开场前半个小时左右,我和阳子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之后,意外发现被推送了光一君发的新推文。

  “绝对想不到……?”虽然知道不过是官方式发言,但是光一君久违的发推还是人我兴奋不已。我好奇地问阳子,“阳子有没有头绪?”

  “没有呢。……之前好几场巡回的嘉宾都是长濑先生来着,看来今晚不是他了。我翻了很多相关的推,连长濑先生都没有走漏风声啊!”

   我天马行空提出一个猜测:“跨界合作?”

  “跨界……啊,也不是没有过啊。”阳子嘟哝着把手机塞回包包里,“那个,神田。明恋光一君的神田。杏知道的吧?”

  “嗯呐。”……不好意思啊阳子,神田那么多,在脑海里过滤了一圈也没能想起有哪个姓神田的比较知名的女艺人。

  “呐,之前有一次,光一君邀请到的嘉宾是她,神田要在音乐会上唱歌,竟然还是她自己的新歌。竟然用光一君的舞台来给自己做宣传,实在是可恶。那次也是谁都想不到啊,两个人根本不算有什么交集吧,大家都很不爽啊,都在说‘这个人怎么回事啊,竟然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宣传吗’。虽然我们明面上不说神田什么,但是私底下都在传是神田动用了她妈妈的关系才拿到机会的。不然怎么会轮到她啊。”

  这种行为听起来的确是蛮可恶的。

  “不过后来光一君也说了,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事发生了。哎呀,要不是那一场没有收录到DVD里,真想给你看看光一君当时有多帅。他在等神田五音不全地嚎完之后,直接当着神田的面说‘大家下次在独奏会上还想再听到唱歌吗?如果想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唱一次给你们这些丑女们听好了’。天呐!真的,杏要是也在就好了,神田当时的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

  什、什么,像王子一样的光一君竟然会这么形容喜欢自己的观众……但是看阳子的模样却很享受被这么叫……

  阳子有些陶醉地把双手放在胸前,顿了顿,继续说:“如果不是会让我们不开心的嘉宾,根本猜不出是谁啊。光一君出道这么多年,无论是同辈还是前辈们差不多都合作过了……”

  音乐厅上方的灯光缓缓变暗,接着一盏一盏熄灭了,看来演出快开始了,我按捺住内心对第一次看到光一君本人的激动,对阳子说:“算啦,那我们不猜了。还是好好期待这位神秘嘉宾吧?”


          ♪


  演出即将开始的提示音响起,音乐厅里的灯光逐盏递进地向舞台方向熄灭,最后只有几束灯光聚焦在钢琴上。身着一身修身黑色燕尾服的光一君迈着沉稳的步伐从后台走出来——阳子顿时兴奋得抓紧我的手,她低声急促地说:“呐,杏!他就是光一!”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边轻拍着阳子的手臂,一边情不自禁拿起望远镜看向舞台。

  光一君站在钢琴前微微朝着观众席一一鞠躬,接受了大家极其热烈的掌声。

  让人神魂颠倒的冷峻身影,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当第一次真真实实地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只能用拇指使劲掐住手掌心,才让自己不发出尖叫。此刻的心情,大概跟第一次出游的幼稚园孩子一样。

  不过,幼稚就幼稚吧。

  想到阳子曾经和我说:

  “能够喜欢上光一这样优秀的人,看着光一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模样,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

  以前还不能理解阳子的话,此时此刻的我却完全能理解了。

 

          ♪


  光一君坐落在钢琴前,摆好了预备姿势。

  双手落下。是莫扎特。

  A小调第八钢琴奏鸣曲,K310。

  万万没想到会是以这一首为开场。

  他的琴声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买到的那些专辑被我翻来覆去地听,各式各样的曲子,不同的风格和风情,我都熟稔于心。现今,我却又一次被他的琴声所吸引。

  清淡的、冷冽的。

  光一君似乎就是莫扎特的旁观者,在用缥缈的琴声叙述一个简单的故事。

  都说K310是莫扎特那些无忧无虑的奏鸣曲中,唯一带有些许伤感的曲子。而光一君指尖下的旋律,使他从天上降落在尘泥上,染上属于凡人的哀思。

  细细品尝,既像是果汁的清甜,又像是眼泪的咸涩。

  我听得入神:“……上帝果然是不公平的。”

  阳子赞同道:“人如其名。”

  一曲毕了,光一君站起来,全场掌声雷动。

  “大家晚上好,我是堂本光一。”

  舞台上的光一君带着笑容。

  我看到阳子悄悄拭过眼角,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阳子低声说:“我只是很感动……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光一了。”

  这话听上去略有古怪,不过,阳子是光一君的疯狂大饭,我倒也不去细想了。

  光一君并不多言,他的琴声表达了他的思绪,坚定温柔的琴声,像一本泛黄的相簿,随着老照片被一张张被翻开,那些古典音乐大家的旧时光也随之穿越了时空,鲜明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光一君冷淡的外表下所隐藏的全部情感,都付诸在指尖的弹奏里——它或者端庄辉煌,宛若阳光般明亮。它或者含蓄深远,如同大海般深邃。而它又甜美明媚,仿佛能够看见美丽的姑娘站在葡萄架下,对着她心爱的恋人微笑。

  时间流淌得飞快,节目单上,光一君弹奏的最后一首曲子,是海顿的降E大调钢琴奏鸣曲第49号。

  我屏住呼吸,期待最后一曲的到来。

  这是一首传达爱意的曲子。

  开场的哀伤,到结尾的缠绵悱恻,我突然惊觉,这一场独奏会上,光一君弹奏的所有曲子,都与“爱”相关。

  会不会是在暗示什么?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敏锐的。看到光一君拾起坐垫上的话筒,我大致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


  “……这首曲子,我要送给一个人。”

 

           ♪


  全场惊呼。我忍不住侧头看了眼阳子,她满脸不可置信,充满着愤怒。

  我是不太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光一君离我们太过遥远,以后要他一起度过漫长岁月的人,知晓他所有公开的、隐藏的喜怒哀乐的人,也不会是我们。

  而舞台上的光一自顾自地开始弹奏乐曲。每一个音符都像一枚彩色的糖果,包裹着软滑浓郁的水果夹心,咬开就能直接甜进心里。

  虽然会场已经变得略微嘈杂,单琴声却清清楚楚地灌进每个人的耳中。

  他的琴声寄托着甜蜜而芬芳的情感。

  他奏出温柔多情的乐章,我分明看见,光一君手指抚过琴键的神情,如同抚摸着最心爱的人。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阳子便扯起包包,完全没了开场前的兴致高昂。

  她说:“我想走了。”

  “可是,还没Encore呢?”

  “我是没心情听了……我的心情,很难受……杏,你能理解吗?”

  我愣住了。

  阳子露出惨淡的笑容:“回头我把光一的CD都送给你吧。”

  “等等,阳子。”我拽住她的胳膊,“光一君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你急什么呀,说不定Encore有反转呢。”

  成功安抚好阳子,我望向一片光亮的舞台,又看看四周,鼓足了勇气,大声喊出Encore的单词。

  在我的带动下,呼喊“Encore”的声音越来越大,光一君终于再次从幕后走出来。

  他笑道:“吓到你们了吗?最后那一首,我是送给今晚在座所有的各位的。”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瞥向阳子。

  光一君言罢,又坐在钢琴前,说:“我说过今晚会有一位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嘉宾,那么,现在请大家用掌声请他出来吧。”

  舞台上的灯光再一次熄灭了。

  在雷鸣的掌声中,又过了许久,舞台上打出一束朦胧的灯光。

  我惊诧发现钢琴琴盖已经合上了,而上面,站着一个低垂着头,抱着一把不知道是什么乐器的人。而光一君则仍然坐在钢琴前,静静地看着他。

  那个人的穿着和这个音乐厅格格不入——宽大的白色T恤,下摆一半露出来,一半束在背带牛仔裤的里面,而脚上,蹬着一双白色板鞋。

  怎么看,这种人都应该出现在音乐节上而不是音乐厅里啊!

  一串激昂的音符从那个人的指尖划过,那是和古典音乐完全不相干的电子音!

  是电贝斯!

  而那段旋律感非常强的节奏……我努力思索着以往听过的所有音乐,应该是……Funky。

  “……这是什么鬼。”阳子皱着眉头嘀咕。

  舞台上的灯光已经完全打亮。我也完全看清了那个站在琴盖上的人,是,是堂本刚啊!

  我激动地冲阳子低声说道:“果然……果然是跨界合作……!”

  钢琴和电贝斯,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组合。

  我更想不到的是,刚君竟然和光一君私下如此有深交。

  明明……明明两个人在公众面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

  刚君的琴声被光一君的琴声包围着,如同晨曦的朝阳,穿透了云层,撕裂了静谧的月色。

  电贝斯的声音如同刚君在舞台上一样,华彩饱满,每一根琴弦都像是奔涌的潮水,辉煌的音色灿烂得令人窒息,却又无比自然,毫无半分做作与刻意。钢琴声则收敛了七分力度,仿佛是在努力减小自己的存在感而把主场留给电贝斯,只是高音处依旧可窥见他惯有的魄力。光一君的琴声一反之前的温柔冷静,充满了强烈的生命感。

  节奏,音准,协调性,都只能用毫无瑕疵来形容,若不是对他们二人略为耳熟,我是不敢相信这会是他们第一次在台上合作。

  光一君和刚君奉献了一出热情又浓烈的演奏。钢琴与电贝斯时而追逐,时而相拥,跳着一曲华丽的双人舞。我的心情,也随着乐曲的高低错落而起伏。

  此时此刻台上的光一君,无疑眼中只有刚君。

  第一首Encore结束,光一君站到钢琴前,微微弯着腰,摆出特别优雅的欧洲礼节摆出邀请刚君下来,而刚君却露出顽皮的笑容,蹲下来反手一撑,搂着乐器自己从琴盖上跳下。

  我又一次愣住了。

  舞台上的光一君很明显也愣住了。

  刚才的Encore特别优秀,连阳子都抛弃了一开始对刚君的偏见,全场十分配合地鼓掌大笑。

  这样的情景,怕是第一次。

  刚君笑眯眯地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

  他带动气氛道:“光一桑,不再来一首Encore吗?”

  光一君无可奈何地笑着坐回钢琴前:“这一首,送给今晚的刚桑。”

  那是一首,海顿的,降E大调钢琴奏鸣曲第49号。

 

           ♪


  阳子宣布,她要脱饭了。

  我看着摆在桌上的文春周刊上大喇喇的光一君和刚君的遛狗背影照片,再也想不出安慰她的话。

  一时无言,我只好低头刷推。

  推上早已爆炸,到处都充斥着光一君的饭和刚君的饭表达的震惊。

  有祝福,有咒骂,也有质疑。

  饭们似乎个个都变身成了江户川柯南,在不断地分析着各种蛛丝马迹。

  光一君的推特干净得很,自然看不出什么。

  但是有细心人去扒刚君的推特,发现他所有的关注中,有一个推主的头像是一只吉娃娃,而碰巧又与光一君的Pan极其相似。那个推主关注了刚君的推特,以及刚君相关的公示站和应援站,还有各种和Funky相关的推主,除此之外,还有和古典音乐相关的推主。

  我对这些柯南们的速度感到咋舌。

  这位被扒出来的推主,若是放在平时来看,不过是一个被刚君所关注的男饭而已。

  但是,偶尔发出来的生活私拍,却能和两人平时的私拍对得上号。

  比如,那一只大名鼎鼎的Pan公主。

  又比如,那一群稀奇古怪的古代鱼。

 

          ♪


  我又想起光一君在独奏会巡演结束后说的话。

  “……我愿与你共享所有的喜悦与忧愁。我猜你现在应该就在看着电视,这就是我想说的话。”




-Fin-

后篇:【KK/KT】芽


*欧忒耳佩:希腊神话中司抒情诗的缪斯。喜爱音乐。


过几天会发阳子视角的另一篇。

评论(2)
热度(301)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