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KK/KT】芽

KT;清水;关于音乐的恋情。

前篇:【KK/KT】欧忒耳佩之恋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路人视角第一人称。


确认能接受再往下拉,靴靴。









--------------------------------------------------------------------



  

  我在心里种了一颗种子,它的营养全都来自光一。

  我耐心地浇灌着它,希望它终有一天能发出嫩芽。

 

 

  “喂,阳子。”公司的前辈叫住我,“后天公司有聚餐,你去吗?”

  我忖思了一下时间,真的是太不凑巧了。于是只能合掌抱歉:“啊,后天的话……我要去见男友呢,我们约了一起去看音乐会。”

  她挤眉弄眼地笑:“那个传说中的兵库男友?”

  “……是、是的。”

  “还没分手呢?东京有那么多好男生,为什么一定要和一个乡下小子谈远距离恋爱?”

  “啊……前辈,他……”我甜蜜又酸涩地想着他的脸,“他是我的光啊。我实在离不开他。”

 

 

  我叫水岛阳子。

  如您所见,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职员。如果硬要说和其他同事有何不同的话,那就是,我对流行音乐并不感冒,而是非常沉迷古典音乐。

  是的,我和别人都是这么介绍自己,喜欢古典音乐,连最好的朋友杏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我沉迷的并不是古典音乐,而是那位年纪轻轻却声名显赫的钢琴家,堂本光一。

  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光。

  自从他和他的琴声温柔而强势地闯进了我的生命中,便觉得我的世界从此拥有了色彩,即使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东京的街头,也不会感觉到害怕。

  于是每天都要在他的推文下留言,疯狂地购买他灌录的专辑,去赶赴他出演的每一场现场演出,甚至去买他用过的同款。只为了能让自己和他再多那么一点交集,只为了能让他隐约记得有这么一个女饭是那么执着地喜欢他。如果让杏那家伙知道,肯定会笑着说我并不是想当一个能在偶像心里有点存在感的女饭,而是在妄想做他的女友饭吧。

  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和我,说得俗气一点,只是我单方面在用金钱勉强维持着关系。而我也只能侥幸地抱着公司同事们对古典音乐不了解的心理,对她们说我有一个从来不愿露面的,来自兵库的男友。

  一直小心翼翼地说着这样的谎言,几乎连自己都要信以为真的地步,却又在每一次坐在观众席上,远远地看着他认真地弹奏钢琴的时候,悲惨地发现他依旧离我那么遥远,触不可及。

  但是我仍然会爱惜心里的那颗种子,悉心照料它。

  万一……万一有一天呢……你说是吧?

  他是我生命中的,那一束,最耀眼的光。

  我怎么能轻易放弃。

 

 

  光一的巡回已经开始了,我开始例行的每场必追。公司的前辈笑我:“那位堂本君和你的男友,我怎么看你都是更喜欢堂本君啊?”初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前辈发现了什么倪端,不过还好前辈并没下文了,使我松了一口气,又隐隐觉得莫名有些失落。

  话说回来,光一这次的巡回真的是太棒了,我情不自禁地怀着小小的骄傲感给杏推荐了。

  约上她一起去看巡回的最终场,并向她保证:“杏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按照我对杏的了解,我对她很放心,所以可以毫无保留地向她介绍光一。

  在line上给她看了我保存在手机里的各种各样的光一的照片,“很可爱吧!”我说,“和平时那副模样根本不一样呢。”

  有种像是在和杏炫耀只有自己才知道光一的小秘密的感觉一样。

  “不要紧吗?这种照片被流传出来不会影响到本人的形象吗?”

  傻傻的杏呀,我发给她看的当然是他的工作伙伴发出来的了,还有很多饭私下拍的照片,被我深深地藏起来了,才不会给她看到的呢。

  最终场的那一天,主办方策划了一个小小的活动——穿蓝色服装入场的饭可以领取一支红色玫瑰——当然处于私心我并没有和杏提起。当她看到我的时候眼神一亮,“好配你啊,阳子!”

  “……嗯。”我怀着虚荣的心笑了。

  真是可悲啊,我,阳子,至今还是不肯放弃追逐那束光。

 

 

  演出开始了,光一身着一身修身黑色燕尾服迈着沉稳的步伐从后台走出来,挺拔的身姿,完美的比例,像一尊精致的大理石雕像。让人神魂颠倒的冷峻身影,再一次在我面前出现,我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紧紧跟随着他。光一例行环视了一圈,我有种被他牢牢盯住的错觉,顿时兴奋地抓紧杏的手:“呐,杏!他就是光一!”

  是我最爱的人呐!

  光一坐落在钢琴前,双手落下,是A小调第八钢琴奏鸣曲K310。

  那是一首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曲子,是光一最喜欢的开场曲。

  啊,此时此刻,在带着些许伤感的旋律中,我终于又再一次踏进了光一的音乐世界里。

  上一场巡回明明只是上周的事,我却觉得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见过他了。

  紧接着的下一首,是莫扎特钢琴奏鸣曲K281。

  纯净明亮的音色,犹如光一本人一般。琴音如同清澈的流水一般淌过心底,就像是治愈了相思的良药。

  再下一首是拉赫曼尼诺夫的曲子。

  肖邦的第四号练习曲。

  李斯特的……

  时间流淌,光一弹奏的最后一首曲子是海顿的降E大调钢琴奏鸣曲第49号。

  是一首传达爱意的曲子。

  这首曲子,算是光一的掩藏名曲之一。

  当初的我,就是被这首作品深深地感染并继而沉迷于光一。

  但是光一几乎不会在巡演上弹奏这首曲子,他总是说:“太欢快了。”

  然而,在今年的巡演中,光一却把这首曲子当做每场的闭幕曲目。

  光一仿佛是在像我们暗示了什么。

  我却是执意不信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能站在那道光的身边。

  我是不信的。

  不,不可能的。

  光一,不会背叛我们的。

 

 

  光一说:“这首曲子,我要送给一个人。”

 

 

  “我想走了。”

  我已经完全没了听Encore的心情。胸前的红玫瑰太鲜艳,刺痛了我的双眼。

  杏急忙拉住我,她脸上一脸的不解。

  是啊,她怎么可能会懂我的心。

  我,我可是把光一当做男友来看待的啊。现在他却说,他弹奏的那首曲子,是要送给哪个人的……

  啊,那束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我整个灰暗人生的光芒,终究是不属于我的吗?

  为什么这一天要这么早到来,为什么要让我的幻想这么早就破灭?

  现在终于要放弃了吗?

  心底那株一直被我细心呵护的幼芽,它好像也没有继续生长下去的必要了。

  “回头我把光一的CD都送给你吧。”

  “等等,阳子。”杏说,“光一君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急什么呀……”

  杏到底是不懂。

  我追随光一那么久,他从来没有在哪一场巡演上说出过这种充满暗示又没头没脑的话。

  他肯定是,来真的啊。

  不过既然杏极力挽留我留下来听完Encore,我忍着内心的剧痛,等待着Encore。

  光一再一次从后台走上来。

  光一笑着说:“最后那一首,我是送给今晚所有在座的各位的。”

  我感受到杏小心翼翼撇过来的视线。

  心里并没有释怀。

  我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心大概是已经死了,失去了刚开场时候的激动。

  我第一次那么妒忌,那么的愤恨。

  连灯光熄灭再亮起我都没心情去关注了,内心里一直盘桓着一个问题:那首曲子,到底是给谁的?

  我是没想到答案来得那么快。

  当杏在低呼的时候,我才发现钢琴琴盖已经合上了,而上面,站着一个低垂着头,抱着一把不知道是什么乐器的人。而光一则静静地看着他。

  那个人的穿着和这个音乐厅格格不入——宽大的白色T恤,下摆一半露出来,一半束在背带裤的里面,而脚上,瞪着一双白色板鞋。

  一段激昂的音符从那个人的指尖划过,竟然是电子音。

  我情不自禁皱起眉,这个人难道就是今晚的嘉宾?他到底在搞什么?

  杏却十分激动起来:“是堂本刚!”

  嗯?和光一同姓?

  心虽然死了,但是大概会和他相关的东西,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关注。

  明明看上去是和光一不可能有私下接触的人。

  明明是心怀抵触,但是当堂本刚真正开始弹奏起他的电贝斯的时候,被他指尖流淌出来的音符继而连三地震撼了,当听到电贝斯飙到最高音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刹那间空白一片。

  这种音乐风格本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种,但是……真的……

  ……很震撼。

  他的确有资格当光一的终回巡演的嘉宾。

  当这个念头瞬间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对自己冷笑:呵,还在痴人做梦么,傻阳子。

  他们一起弹奏的Encore很优秀,堂本刚的电贝斯灿烂热情,光一的钢琴华彩饱满,但我仍能听出,光一极力收敛了自己的力度,明明是自己的主场,却甘心簇拥在电贝斯的周围,与它一起奏出喜悦甜美的音符。

  身边的杏明显已经沉醉,而我却发现,光一,一直在看着堂本刚。

  他们之间似乎只有彼此。

  他们对视的视线是多么的缠绵。

  他们的身边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别人根本无法插脚进去的结界。

 

 ➴


  心脏在剧烈的、疼痛的、砰砰砰地跳动。

  我不愿相信,我不愿相信。

 

 ➴


  那是一首海顿的降E大调钢琴奏鸣曲第49号。

  堂本光一说:“这一首,送给今晚的刚桑。”

 

 ➴


  我到底是无法接受现实。

  光,已经消逝了。

  没有了养分的芽,是没有机会成长为大树的。

  水岛阳子一厢情愿的美梦终究幻灭。

  我褪下了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那是我对堂本光一单恋的象征,也是我一直生活在编织给自己的虚妄生活的象征。

  某一天被前辈发现了,她惊诧地问我:“你们分手了?”

  我惨淡地笑:“是。”

  前辈一脸了然:“我就说了异地恋维持不了多久的。”

  “嗯。前辈说的是。”

  打算用最后一次谎言来终结对堂本光一的爱慕。

  见不了光的爱慕。

  在我以为我终于放下光一的某一天,在书店里看到一本杂志,封面上面用硕大的标题写着堂本刚的LIVE。

  瞬间我发现,其实我还是介意,我还是痴心妄想。

  心中的芽还想破土重生。

  怀着自虐的心情翻开杂志,赫然发现堂本光一的身影出现在堂本刚的LIVE的 Repo上。

  只是,这一次堂本光一没有弹奏钢琴,而是弹奏起吉他。

  Repo上甚至转达了堂本光一在LIVE现场说的话。

  ——“虽然很不器用,但是在我弹吉他的时候刚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阳子啊阳子,你败得一塌涂地。

  ——“怪他太过美丽,怪我太过美好。”

  啊啊,到底还是那个光一啊。

  我捧着杂志,哭出了声。

  最后还是把那本杂志买了下来。

  杏急匆匆赶过来,双手合十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了。……啊,那是什么杂志?”

  “没什么,随手买的。”我顺手把杂志塞进旁边的垃圾箱,“我们走吧。”

  因为堂本刚太过美丽,因为堂本光一太过美好。

 

  水岛阳子心中的芽,还是倔强地,再一次地冒出了嫩叶。

  但是这一次,它会觉得光芒,不再单薄了。


-Fin-

是杏视角对应篇的阳子视角,自我感觉对这个视角把握得不太好……想试图写出阳子的心理历程的变化,所以如果有妹子发现阳子这个角色对称呼前后有变化的话,那就是在暗示她内心的变化。最后啰嗦一下阳子和杏没有原型,全是我虚构的。


刚才和基友聊,和她说到了我原本构想的结局,顺便放出来:

阳子看到的杂志内容是被狗仔拍到的一起遛狗的两个人,她把杂志买了下来,一边死死地盯着内容看一边哭,与此同时杏打电话过来问阳子人在哪里,live快要开始了。阳子回复说:嗯,马上就到。然后擦干眼泪,走出书店,随手把杂志扔进垃圾箱。

【今天的阳光很灿烂。心底的嫩芽再一次冒芽了。
我心想:这一次,它应该会长成大树了吧。】

评论(4)
热度(131)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