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KK/KT】大赤狐和小熊猫(01

周末了,又是一家聚餐的时间。

“刚呀,听说最近森林里来了一只大赤狐啊,你可要小心点儿。”在餐桌上,妈妈一直在揪着小儿子的耳朵唠唠叨叨。 

小熊猫好不容易从妈妈的魔爪下逃出来,揉着小肚皮慢吞吞地往自家小窝走去。他迷迷糊糊地想:我还没见过大赤狐呢,会不会长得很帅呢。


 小熊猫慢腾腾地走到家的附近,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觉得肚子又有些饿了,于是顺便采摘了些嫩竹,吭哧吭哧地抱回去。

突然闻到一股不对劲的味道,不知道哪里传来浓烈的臭味。小熊猫抱着满怀竹枝,站在家门口怀疑地东张西望一会儿,并没看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哎~~真奇怪啊,难道是我把什么东西忘记扔了?”这么嘟哝着,刚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家门,打算等会要好好把屋子周围打扫一下。 

等等,门怎么是没上锁的……早上出门的时候没关好门吗? 

小耳朵竖起来,才意识到家里可能进了小偷的刚,悄悄地把头从门背后探出来,一双圆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观察着家里的情况。

然后发现,客厅正中间的大地毯上,摊着一坨看起来已经失去意识的赤狐。


“对不起。我不应该擅自闯进您的家,但是当时我迫切需要一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终于清醒过来的赤狐,花了十几秒就明白了目前的状况,他诚挚地向小熊猫道歉。“谢谢您为我包扎伤口。” 

小熊猫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赤狐:“不想接受你的道歉,你搞脏了我家的地毯。” 

赤狐一脸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 

刚挥舞着小勺子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而且你竟然还敢嫌弃我的蛋糕!真是不可原谅!”说完又吃了一口,摆出一副非常幸福非常享受的表情:“蛋糕——有这么——好吃——” 

“……” 

小熊猫觉得自己好像看到赤狐脸上写着“无奈”两个大字,顿时觉得这只赤狐看着更讨厌了。这个不速之客搞脏了家里的地毯不说,还拒绝主人制作的爱心小蛋糕,真是越想越不舒服。 

赤狐扒拉了下自己有些稀疏的发际线,一脸严肃地给自己辩解:“我不是嫌弃您的蛋糕……”

哼。 

“……我只是不太喜欢甜食。” 

“还说不是嫌弃!”小熊猫生气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用勺子指着面前的赤狐:“所以你就把我家周围搞得臭臭的!” 

“不……” 

小熊猫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蛋糕末,斜眼看他。 

赤狐有些郁闷地开口:“我绝对不是因为您的屋子太香甜而这么做的。事实上,您知道,我们一族喜欢用这招来吓跑敌人。” 

刚吧眨吧眨眼睛,沉思了一会儿。而后他一脸也学着之前赤狐一脸诚挚的表情:“抱歉,我不知道。 

“事实上,你是出现在这片森林的第一只赤狐。”

 小熊猫想起今天妈妈一直跟他说的话,第一百零一次认同妈妈说的话是对的。 

不喜欢甜食的,的确都要小心。 


小熊猫不仅蛋糕做得好吃,裁缝衣服也是一把好手。 

虽然这个赤狐给小熊猫的第一印象很糟糕,但是看到赤狐的外套和上衣破破烂烂的,刚真是难受极了。他翻出一套以前爸爸穿的睡衣,比划了一下,觉得勉强适合,于是扔给赤狐。又指示赤狐把现在身上穿着的换下来,然后抱着它们进了书房开始缝缝补补。 

穿着一身略显小的睡衣的赤狐也很自觉地跟着小熊猫走进去,他摆弄了下同样有些破损的黑色高礼帽,期待地看着小熊猫。

 刚在心里悄悄翻个白眼:“等会再帮你补啦!” 

“非常感谢!打扰您这么久,请问……您怎么称呼?”赤狐十分感激地鞠躬,“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堂本光一。” 

小熊猫被惊吓得差点被缝纫机扎到手。 “你说你叫什么?” 

赤狐奇怪地看着面前的小熊猫:“我叫堂本光一。” 

“好极了,”小熊猫嘟嘟哝哝,重新摆好衣服,“太稀奇了,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儿。” 

他决定收回之前说的话。 同姓的家伙怎么可能不是好人嘛。就算他不喜欢甜食……唔……也不是同族……还是勉强原谅他吧。

 小熊猫抬头,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赤狐:“你好,我叫堂本刚。” 


赤狐很苦恼。

 他一直都不大会和这些感情丰富的小动物们相处。拍档换了又换,能和他共事最久的同事是个性格豪爽的黑猩猩。每次出任务遇到这些小动物,它们看到自己往往第一时间被吓得腿软直哆嗦,个别甚至还会直接被吓晕过去。反而是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可怕的大块头同事更能和小动物们处得来。

 久而久之,性格本来就比较沉闷的堂本光一干脆就把沟通的活儿全部交给黑猩猩,自己只要负责做记录就好了。 

但是现在黑猩猩不在,没人可以帮他解决,赤狐有些不知所措。 

除了一开始的道歉和道谢,他就不知道该如何和这只可爱的小动物进行交流了。 堂本刚挽留他下来:“先养好伤再走啊,难道你有什么事急得要拖着伤口去完成吗?” 

无法反驳的赤狐就暂时住在了小熊猫家里,“真是多谢堂本君的款待了。”

刚皱着眉说听起来怪怪的,“大家都姓堂本,叫我刚就好了嘛。”

从第二天到现在,基本上就是小熊猫说一句,赤狐应一句,小熊猫再说几句,他再应一声。 

小熊猫碎碎念他:“真是太欠揍了,你是不是因为太拽所以才被人揍成这样的?” 

赤狐苦笑摇头,目前他还不能告诉刚关于自己受伤的缘由。 

他也只有在吃的方面会主动一点跟小熊猫搭话。 

刚在做晚餐。照例又是嫩竹汤、竹叶咖哩、竹枝配山毛榉果,再配上两杯清甜可口的鲜榨果汁。小熊猫使劲踮起脚努力地给赤狐手上的碗盛汤:“这么好喝,你多喝点呀,对伤口的恢复有好处~你把碗放低点好不啦不要假装自己很高的样子!” 

赤狐看着一桌素食,觉得有些头晕:“刚君,可以申请换一下口味吗?” 

“你怎么那么挑食呀,之前明明有夸我做的很好吃来着。”刚假装生气,两边肉乎乎的脸颊鼓起来,光一忍不住去戳他。 

“干嘛呀你!不肯好好吃饭就算了,还要对主人动手动脚?!” 

光一立即停止了自己不对劲的举动,他在心里进行了一番深刻的反思,然后可怜兮兮的:“刚君,我是一只赤狐。” 

“嗯,我知道。然后?” 

“……我想吃点肉。” 

赤狐黑漆漆的眸子让刚有点发虚。 

“哦……好……” 

总觉得不答应的话,已经好几天没吃到肉的堂本光一会把他生吞活剥,连骨头都不剩。

tbc

特殊的日子送给自己的一篇小玩意,嘛反正就是想这样那样,那样这样嘛|•ˇ₃ˇ•。)就图个开熏!
反正标题无能就先这样吧……真是服了手机的排版了为啥分段都消失了……眯着眼又重新分段了两次……

评论(1)
热度(65)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