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KK/KT】[ABO]情熱の本能(完)

祝KinKi Kids20周年!

祝堂本光一38岁生日快乐!

祝《Ballad Selection》大卖!

新的一年,吱哟吃起来又是全新的味道了,真是羡慕老爷呐。

生日场果真甜得掉牙,感恩,满足!

KT ABO设定 肉

两人造型分别来源于下弦之月和緣结的pv。

全文都是作者的脑洞,与真人无关。

请确定能接受再往下拉,以免误伤。



  红色的妖兽呼啸着冲天而起,狞笑着一口一口吞噬掉堂本世族的院落,火红的巨尾扫过紧挨着院落的神社,顿时把神社也笼罩在自己庞大的身躯之下。似乎是还不满足一般,张牙舞爪地四处乱窜。

  一名年老的宫掌踉踉跄跄地从耀眼的火光中跑出,看到不远处站着一群黑压压的人,她哑着嗓音求救:“帮帮忙——里面、里面还有很多人——拜托了,请帮……”

  一把刀毫不留情地刺穿老宫掌的身体,成功地遏止了她的呼救声。

  炽热的火光映红了水原因为兴奋而扭曲不已的脸,他拄着刀仰头长笑:“终于是我的了……这才是光明……!属于我们水原世族的光明呀!”

  回应他的,是神社轰然倒塌的巨响。

 

  ……哒哒,哒哒,哒哒……

  年轻的武士紧紧抓住缰绳,咬着牙看着远处的通天火光,额上满是因为紧张而沁出的薄汗。“再快一些——”他焦急地催促着爱马,通人性的马儿嘶叫一声,不停地加速,奔腾着往神社方向赶去。

  汗水滑进了眼睛,视线顿时变得一片朦胧。武士恍惚看到被熊熊大火包围着的神社似乎就在眼前,而他心心念念的御神子,他发誓要守护一辈子的御神子,正穿着厚重的雪白祭祀服,在火势中缓缓地摇晃鉾先铃,前天冠的穗子随着他的动作叮当叮当作响。

  ——快出来啊!刚!!快出来!我在这里!看看我啊!

  武士的喉结紧张得上下滚动。

  一直垂眉跳舞的御神子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呼喊,抬起头来,跳神乐舞的动作仍未停下。被火光照得通红的御神子微微一笑:“光一,你太慢啦,我不要等你了……”

  不,不要。不要离开我!

  下一秒,烈火顺着御神子的衣摆,腾空而起,呲呲地张着血盆大口,把御神子完全纳入口中。

  “——不!”

  光一猛地睁开眼。

  “哎呀!”跨坐在光一身上的想恶作剧的御神子被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武士身上摔下来,不满地嗔道:“光一真是要吓死我了!”

  武士怔怔地看着眼前活生生的人,竟要流下泪来。

  御神子倒吸一口气,就着跨坐的姿势,动也不敢动了。这是光一带他逃离出来后第一次表现出如此失控的样子,他有些无措,只好用袖子擦去光一脸上的泪水,轻声说:“早、早上好哟?光一?”

  “……早上好。”光一很快就把情绪收敛起来,沉声应道。

  他小心翼翼地半扶着刚从自己身上下来:“大人……离我实在是太近了。这几天我对您来说会比较危险,请御神子大人这几天务必要小心在下,保护好自己。”

  “啊。”刚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甚至没心思去纠正光一对他的称呼,连忙追问道:“光一的……情热期……快到了?”

  刚是月读,光一是日照。濒临情热期的日照对未被标记的月读而言,的确是非常危险的。

  对未经人事的月读而言,情热期中的日照既是催情药,也是促熟剂。

  光一似乎对这件事感到非常不安。

  “是、是的。但是我发誓,在下一定不会伤害到您的!”他转头看了看寺庙大殿外面,天色早已大亮,生硬地想转开话题。

  “我出去看一下那帮人有没有追过来,顺便去找点吃的给您……”

  “我也要去!”

  “不行,大人务必得呆在这里!“武士断然拒绝,“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他们绝对不敢踏进这里一步。请御神子大人在此处等在下去去就回。”

  面对又带上一板一眼的面具的光一,刚撇了撇嘴,他知道光一是在担心自己,他也很担心光一,但是更明白自己跟着光一一起出去大概只会拖累光一。况且两大教向来相互忌惮、互不干涉,正如光一所说,这座破破烂烂的寺庙确实是目前对于他来说最安全的地方了。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是忍不住说道:“嗳……光一好烦,真讨厌。”

  光一一边拿起刀一边无言地接受御神子软乎乎的指责。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人啦。叫我‘刚’。”刚玩弄着自己的发尾嘟嘟哝哝,“神社和家都被水原那家伙给烧了,哪里还有什么御神子……就算有御神子那也是水原家的人啦……”

  “不,请大人不要这么想……您在光一的心里永远都是尊敬的御神子大人。”

  刚简直要被光一气个半死,他撅起嘴“啧”了一声:“所以说光一真的好烦!还用什么敬语嘛,我都听到你做梦的时候直接叫我的名字了!你说你是不是在梦里提前进入了情热期?”

  “不、不是,那个……我……”

  光一被刚大胆的话躁得面红耳赤,他猜不透刚是单纯戏弄自己,还是真的发现了自己的内心。

  他却不敢期盼御神子会喜欢上他。

  “再这样我可不管你说什么都要跟着去了哟?”

  刚到嘴边的话连忙打了个转,被光一咽回肚子里:“……刚。”

  被光一喊了名字的御神子心情马上变得非常愉悦,他笑眯眯地朝光一挥挥手:“光一可要快点回来啊。”

  看到可爱笑颜的武士,觉得周遭的空气好像突然变得甜腻起来。

 

  夏日的暴雨说来就来,闪电一道道劈下,照亮了漆黑的大殿。

  刚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失神地看着窗外,十分担忧迟迟未归的光一。

  他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大殿让人不禁浑身乏力发冷。刚想站起来活动一下小腿,然而一站起,就觉得一阵头晕,腿也软得不行。

  “怎么……”刚甩甩脑袋,扶着墙再一次颤悠悠地站起来,却马上跌倒在地。

  御神子第一反应是水原带人找上门并偷偷躲在外面放毒来了,但是他完全没感受到其他生人的气息。刚再次甩甩头,想甩掉心中的不安。

  刚才是突然冷得紧,现在又觉得全身发热了起来。刚无力地半趴在地上,大口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哆嗦着抬起手摸上自己的额头,那里滚烫得简直会把手灼伤。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迷迷瞪瞪的刚闻到自己身上平时十分清淡的味道此时变得非常浓郁,猛的意识到,自己好像,进入情热期了。










字数很多,长图很长,流量预警。

后续

 密码提示:街/溺爱论   纯数字














  第五天的早晨静悄悄地来临,久违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了破烂的大殿。光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发现刚不见了,甚至——连地上的衣物也通通不见了,他心里“咯噔”一声,顾不上自己还是赤身裸体,慌忙打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却恰好看到把自己的羽织随便披在身上的刚,正抱着一大团衣服走过来。

  刚看到一丝不挂的光一,偏着头摸了摸发尾,羞涩地笑了一下:“我,我看到衣服都脏了……就拿去洗了一下……”

  明明视力并不好,但是光一却清楚地看到,清晨的阳光给刚的耳廓镀上一层暖洋洋的橘红色。

  因为体力大透支而导致脸色还没完全恢复过来的年轻武士看着充满活力的刚,支吾了半晌,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问:“刚,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太扫兴了!堂本光一真是个大白痴。御神子心里长叹一声。

 

  正午的日光正好,刚半眯着眼好不容易收拾好衣物,跟着光一离开这座呆了将近一周的寺庙。

  光一拉着刚的手,说要带他去看一个地方。

  两人穿过绵绵密密的小树林,木屐踩得匍匐在地的草根嘎吱嘎吱地响,裤脚拂过花朵上的露珠,过了好一会儿,走在前头的光一停了下来。

  “看。”

  刚从武士的背后探出头,眼前赫然出现一条蜿蜒的下山小路,视线跟着小路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片又一片绿油油的农田,再远些,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刚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透过这座城池,依稀看到了曾经的那个家。

  “好棒——!好漂亮,好怀念啊。”

  “喜欢吗?”

  “嗯!”刚重重地点头,他往前走了一步,和光一并肩而站。

  “你能够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气息了……那晚的大福就是去那里买的吗?好可惜啊,没能吃到。”

  “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两人便一起站着看着不远处,一时无言。光一忽然说道:“呐,刚,我可以看一看你吗?”

  “嗯?”刚疑惑地抬起头,当他看到一脸严肃的武士的头顶上有一片嫩叶时,突然傻傻地笑了起来,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变成了可爱的月牙湾。他踮起脚拿掉那张叶子:“光一好傻。”

  光一心里一直紧绷的弦像是突然被什么拨动了一样,他一把扯过御神子按在自己的臂弯中,力道之大,仿佛要把眼前的人揉进自己的怀里,塞进自己的心中。

  刚的声音软软地从怀里传上来:“怎、怎么啦?光一?”他虽然吃了一大惊,但是并未推开光一,而是乖顺地窝在光一的桎梏里。

  搂住他的人的双臂在不断颤抖,刚只能勉力伸出一只手轻轻拍打着光一的上臂,仍是疑惑地问:“怎么了?”

  光一心中激荡不已,他半弯着腰,把脸埋进刚的领子里,深深呼吸着月读的甘甜的味道——现在已经沾染上专属于他的气息,向所有人宣告着主权。

  啊,真好啊……光一想,他现在真的是属于我的了。

  我的月读。

  这么想着,光一抽出一只手,放在刚的平坦的肚子上。

  这里即将孕育出由他们创造出来的伟大的生命。

  静静感受了好一会儿,武士才稍微抬起头,把唇贴在御神子的耳际:“刚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

  然后光一放松了力道,握住了怀里人小巧的下巴,半强势地让刚抬起头来。

  刚的脸红通通的,他的眼睛是那么大,那么亮。

  “我……我……”

  “不再做御神子……逃亡天涯也好,隐居于此也行,——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武士在御神子的额上重重一吻。

  “我会永远守护你,保护你。”

  刚觉得光一的这番话好似一把锤子,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打在自己的心尖上,有些钝痛,有些酸胀。这把锤子好像觉得光是锤在心上还不够,使他的呼吸变得局促,脑袋也变得晕乎乎的。

  他突然觉得,那层一直笼罩光一的浓密乌云,就这样散开了。

  原来……光一是这样想的。

  眼泪不由自主流下,刚只好深呼吸,拼命稳住自己的情绪。

  那个傻乎乎的武士还在紧张地看着自己,看到自己的泪水立马手忙脚乱地擦掉。脸再度被埋入那个结实的胸膛,顿时洇湿了光一胸口的大片布料。

  “别哭了,别哭了,要是你不愿意的话……”

  御神子抽泣着说了一句话。

  “什、什么?”

  刚再也忍不住了,他又哭又笑地大力抱住光一的腰,踮起脚在武士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我是说……”他大声说道:“好!我答应你!”

-END-


想不出有什么好用的外站,特地翻出了不老歌账号来用。

老爷生日,肉就暂时放在不老歌开放一天,2号后再放进里站。希望大家吃得愉快。^ ^

由于背景设定在古代,所以把【Alpha】替换成【日照】,把【Omega】替换成【月读】,把【发情期】替换成【情热】,以减少违和感。标题来源于《情熱》的歌词,在写文过程中随机播放KK的歌听到这首时候觉得“诶,歌词还蛮贴切的”,而且恰好我在文中也用到情热这个词,取标题困难户就拿来一用了。

请大家期待 @塩漬けナス丼 画的图!嗯这篇文写出来其实一开始就是潮潮说“如果你写肉的话我就画黄兔”,为了能吃上黄兔我已经尽力了……!希望潮潮吃得开心画得开心!【。

评论(41)
热度(572)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