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突发的有雷脑洞

设定大概是江户的早期或中期时代,吱哟是一个藩领主分家的次子,无心和宗家长子争夺权势一心沉迷剑术,有次和别人比试输了被划伤左脸,因很在意而用绷带缠住左边大半边脸。曾被宗家长子嘲笑“那么珍惜脸还练什么武”。

宗家长子为了确保自己的继承地位屡次三番跟领主说吱哟这么“用心”练武怕是有想当大名之心,快赐个女子给吱哟,让他快点结婚分块领地给他让他断了念头。

领主自然信了,于是跟吱哟说你也到适婚年纪了,是该成家了。吱哟说好。领主见他应得这么坦率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就说那帮你择个好身家的女孩子吧。吱哟说不用了,您也知我爱好剑术,不如让愿意和我结婚的人都来和我比一比剑术,谁打倒我我就和谁结婚。

领主无可奈何,但是吱哟已经暗示无意于大名,也就随他去了,至于吱哟结不结婚倒不是他真正关心的事。

然后老爷就出现了。设定是个不隶属于德川幕府和大名的一个武士,同样爱好剑术,曾和来日经商的荷兰人学过皮毛西洋剑术。

老爷和吱哟第一次见面是在吱哟家门口。老爷当时走得累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刚好吱哟出门,老爷仰头看吱哟:我饿了,请问有酒吗?

吱哟犹豫了半晌,说有,然后带他进去给他东西吃。老爷就自我介绍说自己叫光一,是个无所归宿的落魄武士,爱好剑术balabala。吱哟一听大喜,引为知己,就让他在自家暂住下来。两人经常切磋,几乎都是平手。

吱哟为了表示自己有想结婚的心,例行每月一次举办比武比赛。光一问这是干嘛。吱哟就把缘由跟他说了,光一问:不论男女只要打赢你就可以了是吗?

然后乐呵呵地去挑战。吱哟说,本少爷打伤你我可不负责。两人过了几招,光一直接把吱哟的刀都打飞了,吱哟摔在地上,没等吱哟抓到刀起身,光一一刀插在他颈边,把吱哟牢牢压住,贴着吱哟的鼻尖笑着说:我赢了,准备好嫁给我吧。



加个短小后续脑洞:

吱哟觉得自己输得不明不白,不服气,躺在地上不愿起来,说,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招式?以前完全没见你用过,你耍赖。光一说那行,我们再来比一次。

于是再比一次,这次光一没用西洋剑术,只用了传统剑术,不出十几个来回,还是吱哟落于下风。

吱哟不甘心,他故意抽离刀凑近光一,学光一刚才做的一样在光一耳边呵气:我不想输给同一个人第二次。光一愣了一下,就被吱哟一推,踉跄几步跌落在地,吱哟看准时机压跨过去并把刀架在光一脖子上,说,你觉得现在是谁会赢?光一一手用刀撑地,一手用力揽过吱哟,吱哟害怕真的会伤到光一就连忙把刀撤开,结果倒被光一再一次压倒在地,光一用刀尖拂开吱哟的刘海,说,抱歉,谁都行,但是现在唯独不想输给你。吱哟顾左右而言他:你刚才用的那些剑法是跟洋人学的吗,我也想学。

光一说好啊,那你先履行承诺。

吱哟一把扯掉绷带:这样子的我你还想要吗?

光一笑了,他说,找不到不想要你的理由。比起剑术,我发现我大概更在意你吧。



再加个短小婴儿床后续,KT向注意避雷,里面有脑洞者的恶趣味:

每次他们上床都要打一架,像是要打个你死我活似的。

光一压住刚居高临下地说:“别动了,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我赢。”

“嘁!”

刚猛地抬起头撞上光一的脸,狠狠地咬住他的唇。光一也只是愣了几秒,随之张开嘴任由刚的舌闯了进来,两条滑溜溜的舌相互纠缠着,唾液顺着两人的唇齿间流下,滴在刚半挺着的胸膛间。

刚吻他吻得快要断气了,却看到对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便气不打一处来,不肯认输,憋着劲儿紧紧缠住光一。光一轻轻推开刚,笑着说:“都这么多次了还是不会呼吸吗?”

“谁说我不会!”刚凑过去啃住光一的脖子,伸出手扒开光一的外套,仔细嗅着光一身上的脂粉味,“宗家那帮人今天找你干嘛?”

光一乐呵呵地回忆:“说我给整个堂本家丢尽了脸,要我知耻,不要高攀堂本分家的次子。”

“想都别想,入赘了我家还想退婚?”

光一对这句话很受用,身下的家伙骄傲得紧,从不轻易吐露爱语,今天难得听到刚这么说,足够他乐上好一阵子了。他喜滋滋地吻上刚左脸上的那条刀疤:“嗯。我觉得宗家的小姐们真是长得连你万分之一都不如。”

说完就去解刚的腰带。刚瞬间从情话中清醒过来,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摁住光一的手,要是现在不阻止他,再迟那么一点就会无力反抗光一任他鱼肉了。

刚瞪大双眼问:“你干嘛?!我警告你,我屁股还在痛。”

“什么干嘛?”光一伸出另一只手重新把刚摔回床上,“当然是干每天都能让你开心的事。”

“不要。”刚想从光一身下爬走,却无可奈何,身上这人平时腕力总和自己相当,但只要在床上总会力气大得可怕。

那家伙的第二把刀也很可怕就是了。

刚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个激灵,便骂他:“你这个变态老头子!”

那边光一已经迅速把两个人都剥光坦诚相见,贴上身下人的股沟,那里早就湿得一塌糊涂,光一亲着刚的眼睑笑道:“还有一个不服输的小变态。”

刚羞红了脸:“……又不是我要故意这样的。”

话是这么说,却很主动地打开腿缠上光一的腰。光一稍一用力就挺进去了一点,“多谢夫人款待,我要进去啰。”









-

唉我怎么就是这么喜欢这种俗气又有雷的梗。

评论(4)
热度(67)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