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Ki Kids Forever.
头像@近鉄・阪神合弁項目難波




“老师,我想学习讲相声。”

【KK/KT】下弦之月(1)

灵感来源于下弦之月pv。

KT;双武士,年上,慢热养成,估计没肉,想写打架,想刷刷帅气值。想写关于成长和爱的故事。【不是

尽量不坑,这文写的顺序有点乱,打架的优先写了感情戏的基本没动笔……焦虑……

确认能接受再往下拉,靴靴。



——————



(1)


  最先发现一直有个小孩儿跟着他们的是堂本光一。

  小孩儿衣着破破烂烂,裸露出来的肌肤也是脏兮兮的,唯独脸上一片白净。他抱着一把差不多有他大半多身高的长刀,一声不吭地跟着他们队伍后面。

  光一并不出声,也不阻拦。他觉得大概只是个离家出走的孩儿罢了,无趣了应该就会自行离去。

  结果一直到他们和潜伏在半路的敌人交手后,光一偶然回头一瞥,发现那个小孩还一直在他们后面,甚至试图举着刀往前走,只是人过于矮小,一个半大的孩子在一群黑压压的武士中显得煞是好笑。

  敌人肯定也发现了,对面有个杀红了眼的武士“桀桀”笑着,举着刀直直冲向那个小孩。没有光一的指令,是不会有人分身出来理会他的。光一心底暗啐一声蠢货,却无法袖手旁观,只能用力挥刀一劈,踹开面前的人,急忙抽身往队伍中间赶去,堪堪为小孩儿挡下一刀:“别乱跑,跟着我。”

  那小孩似乎是被惊到了,仍然抱着刀在原地一动不动,瞪大双瞳死死盯着光一。光一无奈,一边矮身躲过一个横劈,一边迅速搂过小孩护在怀里,就地一滚,趁势往自方队伍退去:“怕就自己捂住眼,别乱看。”

  眼前到处都是猩红一片,各种喊杀声、惨叫声、刀刃刺入身体的“噗嗤”声、刀盾或双刃交击的摩擦声此起彼伏,但小孩仍是抱紧了那把长刀,并未闭眼。

  他紧紧攀在光一的身上,用尽全力瞪着那些敌人,似乎是要把他们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一个鬼鬼祟祟的敌将如蛇般绕过混战的人群,眨眼间就到了光一的身后,怒吼着想要一刀斩下。小孩儿大吃一惊,情急之下,尚未来得及开口惊呼就已经本能地伸出手搂住光一的后脑勺,试图为他挡下那一刀。

  光一虽然看不到后面,但多年的经验让他单凭周围气息的微弱变化就能察觉到后面有异,他蓦地半蹲下一闪,小孩儿只觉得顿时一阵天翻地覆,额头狠狠地撞在光一的胸甲上,随后顿时眼前昏黑一片。

  此时那敌将的刀再次挥了过来,离光一的鼻尖只有堪堪半指之遥,而光一眼皮都没眨一下,他低声对小孩说了句“自己抱紧我”,便抬起了原本搂住小孩的手,强硬却又温柔地把小孩想扭过来的头再次按回胸前,另一手握住长刀巧妙地虚晃了半圈,便直直刺入对方体内。

  一股潮湿腥热的液体溅到小孩儿的后颈部,他睁大眼,狠狠地哆嗦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方才那人的血。

  一场厮杀好不容易结束。其实这一批敌人对光一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只是被这个小孩儿拖累了节奏,队伍里许多人身上也不免多多少少受了点伤。

  光一把小孩儿放在地上,再没看一眼那个不知道是被吓呆了还是怎么了的小孩,随手扯掉衣服上一条破碎的布料,帮他擦了擦脸,然后直接就着那块破布条草草地包扎好自己的伤口。

  副队长屋良朝幸清点完队伍,跟他汇报完,光一便命令队伍全体回城。走了没几步,屋良往后瞄去,低声对光一说:“光一大人,刚才那个小孩……”

  光一应了一声,说:“大家继续走,不要停。”然后自己折回去,看到那个小孩依旧抱着长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猜不透小孩儿到底在想什么,只好说:“已经结束了,不会有坏人了,你快点回家吧。”

  小孩仍是不语。屋良这时候从队伍前方驱马过来寻找光一:“光一大人——”

  光一跟屋良说:“你们先走,我随后跟上。”

  屋良应道:“喏。”便回队伍去了。

  “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想跟你的刀在这里举办婚礼吗?”光一叹气,他对小孩子实在是束手无策——打不是,骂不得。“我不管你是哪家的小孩,因为什么原因跑出来的,赶紧回家去,这里不安全。”

  “我……”小孩儿终于说话了,“我……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去了。”

  他抬起脸庞,年轻的武士赫然发现小孩儿的脸上满是泪水。他紧紧抱住长刀抽抽噎噎:“我想要变得更强,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刚才的战斗我也完全没帮上忙,还连累了你们,我真是太没用了……就这样回去也是给别人添麻烦而已!”

  “……哈?”光一满脸错愕,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所以你决定一直呆在这里?开什么玩笑,然后等哪个出阵队伍路过了就跟着他们,再像刚才那样,给他们添麻烦?

  “你的确什么都帮不了,今天大家为了保护你还受了伤,你觉得你一直蹲在这里就能变得更强?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蹲在这里对你的理想毫无帮助,最后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丢了小命,连你这把刀也只会成为废铁,更别谈什么变得更强了——”

  他突然停了下来,眼前的小孩已经因为他的话哭得浑身发抖。光一再一次叹气,他很少一下子说这么多话训斥别人,难得一次,还把别人给吓哭了。他伸手去揉了揉对方的头:“……别哭了。”见对方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顺势把小孩儿一抱,另一手紧接着托住了小孩儿的屁股,稳稳地托在怀里:“好了好了,别哭了,跟个女孩儿似的。别哭了啊,看你这样……唉,你跟我回去算了。”

  小孩儿的刀早就被光一拿在了手上,他趴在不算宽厚却十分结实有力的肩膀上一边抽泣一边应道:“唔……呜呜……嗯……是的——大人……呜嗯……呜呜……嗝……”

  光一托着小孩往回走去,微微勾起嘴角:“别把我的衣服搞脏了。”

  回应他的是小孩儿马上变小的抽泣声和小孩儿慌忙用自己衣袖去擦他后背衣服上水渍的动作。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呜呜呜……呜……咳……我叫刚……”

  性格却不像名字一样,真是一个小麻烦。光一偷暗自诽谤着,偷偷地撇撇嘴,回去之后再好好教他刀法吧。

  光一自忖并不是什么很仁慈的人,他只会尽力去完成自己的承诺,至于怀中的这个小孩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全看他自己本事了。

  听他命令“先走一步”的队伍完全不见了踪影,残阳把光一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托着怀中颇有分量的小麻烦,突然感到一阵后悔。

  ……啧,没让屋良留一匹马真是失策。


tbc

评论(9)
热度(142)
©钵钵饼 | Powered by LOFTER